欢迎来到麦浪网!

月子之仇,可以原谅吗?

2021-10-18 来源:网络/仇伟

不必原谅,各自安好就行了,反正以后交集也不多,自古婆媳是个难题,真正相处的好的,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少之又少!

我就是在月子里跟我婆婆结的仇,刚生完孩子在医院的时候,我婆婆其实还挺好的,我妈照顾孩子,我婆婆照顾我。

每次医生来给换药或者按肚子,我婆婆都在床边守着我,我还有点不好意思,真正的矛盾开始于我闺女的黄疸。

生孩子之前完全不知道黄疸是啥,刚生下来的前两天,医生每天都给测黄疸值,一天测两次,我们还挺庆幸没有黄疸。

第三天早上测的时候,医生说黄疸值有点高,需要吃药,就给开了一个药,说这个药医院没有,需要到医院门外的药房去买,叫退黄宝。

老公带着医保卡就直接去了,以前在药房拿个感冒药,退烧药,钙片啥的,都可以刷医保,这次不能刷医保了,我一开始以为是月底做结算,所以刷不了,老公说:是这个药不让刷医保卡。

关键还挺贵,一盒药300多,医生说每天抹一次,每次抹三分之一支。

抹了第一次后,没有半个小时,闺女就拉了,后边的两个小时内,拉了五六次,我们就不敢再抹了。

后来医生查房的时候,测了一下黄疸值,说挺高了,可能需要在新生儿科住院,我们都吓到了,不知道黄疸高这么严重。

医生就问一天抹几次退黄宝,我们就跟医生描述了一下,就说孩子摸了反应大,不敢抹了。

医生就说孩子的黄疸值超过了正常值,成了病理性黄疸,她需要约一下新生儿科的医生会诊一下,医生说那退黄宝就停了吧,换个药吃先。

说的很潇洒,很随性,这300块钱就压箱底了。

换了一个吃的,叫茵栀黄,吃了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但是效果也不大,黄疸值还是很高。

我们一家人都跟着很揪心,每次医生一查房,都心惊胆战,生怕查出来其他的。

因为黄疸值高,我们一家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了,后来就想着商量一下,看住不住院,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我婆婆用埋怨的语气说:谁让你们不听医生的话,坚持给孩子抹退黄宝!

我直接被气到不想说话,我老公很无奈的皱着眉说:我们怎么不听医生话了,这不是孩子抹了反应大吗?

我婆婆不吱声了,我就觉得挺无语的,简直是个马后炮,当初我们说停了不抹的时候,她也说,孩子这么小,这么拉下去不行,别抹了。

现在医生说一句话,我们就成了不听话了。如果说,我们当初要停用退黄宝的时候,你坚持说不让停,然后现在你倒可以有理说我们不听医生的。关键你也赞同,现在又反过来说我们,而且他儿子都听不下去了。

最关键让我不理解的是,你说这句话有什么意义,只是让听到的人心里不痛快,一点实际作用都没有,这给谁添堵呢!

然后我就开始不喜欢我婆婆了。

为了降低闺女的黄疸值,每天要照蓝光2-3个小时,因为闺女要躺在那个机器上不能动,躺2-3个小时,闺女不太习惯,就开始哭闹,我妈就在旁边安抚她,轻轻拍,后来为了转移闺女的注意力,我妈就开始逗她,只要她不动,就算有效治疗。

我婆婆不知道是心里吃醋,还是故意找事,因为医生把仪器拿来的时候,她不在,所以就交代我妈安抚闺女。

我婆婆上来就阴阳怪气的跟我妈说:孩子在那治疗呢,你老逗她干嘛?

我立马就说了:医生让安抚呢,要不孩子一直动。

我妈啥也没说,就怕她跟我婆婆吵起来的话,怕我在中间为难。

我对婆婆由不喜欢变成了讨厌,很讨厌。

再到后来的起名字,我就彻底不想搭理她了。

因为想着月子里不能出门,我们出院了再回医院办出生证明还得在跑一趟,而且到时候我老公陪产假就歇完了,我妈和我婆婆出门都不会用手机打车,这事就只能落在我身上了。

于是,我妈就找了老家的一个能掐会算的人给按照生辰八字起名字,隔了一天,就给了一堆名字,但是都偏向于男孩,起名字的人,说我闺女本来是个男孩,因为我家的楼比隔壁的楼低,所以换了性别。

当然,我也不相信这些,有点违背科学了。

因为我姐姐家两个孩子都是这个人给起的,所以我妈还比较信任他,后来我选了选,都太难听了,要不就是满大街的那种紫涵,还有一个叫美丽,我也是服了。

我还犹豫来着,说不用吧,又怕我妈不高兴,毕竟是她找的人。

后来跟老公商量了一下,我确实都不喜欢,我就跟我妈坦白了,我妈看了看,也确实太一般了,我妈也没多说。

本来就指望着这个人给了名字直接去上户口的,结果突然就想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婆婆突然说,我老公一个表哥会算命,经常给别人起名字。

我那会觉得,不行就试试。

结果婆婆又说:就是他给别人起名字有一个原则,他不会让别人名字超过他自己孩子的福气。

我一听这,其实就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我没有表态,就想看老公什么反应,老公就说:那就算了。

婆婆就很坚持的说:让他给起呗,万一有喜欢的呢?起了不用也没事啊!

我心想,凭啥我闺女就不能比他家孩子有福气,他还想主宰别人的命运啊,虽然这不科学,但是就着想法我也不让他给起,更谈不上喜不喜欢。

我就单独把我的想法告诉老公了,老公也不太想让他表哥给起名字,就当我的面跟他妈说了。

我婆婆继续坚持她的想法,我老公也就不劝了,就说到时候直接全盘否定就行了。

一直到出院那天,我们都在收拾东西,她就在一边椅子上打电话,很卑微的语气跟人家说:你给我们起个名字吧,巴拉巴拉说了一堆……

那天本来计划我婆婆先把东西带回去一趟,在回来接我们,正好一趟走了就,我婆婆就一直磨叽磨叽,打电话问起名字的事,还有说有笑的,孩子就在她旁边哭,她就当没听见,也不哄。

医院护士也催我们走,说是8点就有查房的,因为疫情,只能有一个陪床,我们是三个家属都在。

我老公办出院手续,我妈抱孩子,我自己走着,连个扶我的人都没有,我婆婆和我老公差点拿不了东西,把不重要的直接扔医院了。

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好多出院的孕妇,都是老公抱孩子,婆婆或者妈妈扶着,还有的坐着共享轮椅,被家人推到医院门口上车走的。

因为我生孩子的时候,有侧切,也有撕裂,还用了产钳,是难产。所以,住院的这几天我都是趴着吃饭的,因为疼的没办法坐着。

我妈看见了对比,眼睛红了,哽咽着跟我说:你看别人家出院,你看你,连个扶你的人都没有。然后我妈抱着孩子,让我扶着她肩膀走路。

我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

我们下车后,依旧是我扶着我妈走,刚要进小区的时候,我婆婆一看小区里有她认识的人,立马跑到我妈跟前,说:我抱着孩子吧!

我直接说:不用了,让我妈抱着吧。

在医院孩子哭也没见她哄一下,这会装什么好奶奶人设。

我妈说让她扶着我,她就只好去扶着又在最后边的我,因为我走不快,她就在后边推着我走,而不是扶着。

上台阶的时候, 她使劲推我,我很生气,差点把我推倒,我就很礼貌的回头跟她说:妈,你推我太大劲了,我走不了那么快!我苦笑了一下,我心里是很不想跟她有矛盾的,怕我老公为难。

但后来我发现,她并不考虑他儿子的感受,她从没想过她做什么事会让他儿子为难。

后来,我们因为她老出去接触外人,正疫情呢,我就跟她吵了两句,我觉得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怎么知道你接触的人有没有携带病毒,你怎么知道他的家人或者他接触的跟有没有携带病毒。

我老公说了她也不听,后来我就跟老公闹得挺厉害的,我老公也没办法说他妈太狠,就等我跟闺女都睡了,自己半夜两点多,骑电车出去散心了。

那会我们家搞的乌烟瘴气的,每个人都不高兴,还得将就着过,我都差点要跟我老公离婚,就能一辈子摆脱我婆婆了。

都说月子之仇不共戴天,因为月子里是一个女人身体最不舒服的时候,又要带孩子,最精疲力尽,还需要休息。

我这不仅没休息,还天天过得特别堵,心里不舒服,郁闷……

月子里受的委屈,不开心的事,说一天都说不完,这段时间也是我最不愿意回想的一段经历。

我现在对她,只有晚辈该有的尊敬之情,我不会恨她,但也不会原谅她,只能说:各自安好,互不打扰。

我不会像生孩子前那样对她,因为她对我的伤害,在我心里抹不去,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恨一个人很辛苦,我不想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在不美好的事情上边。

我就当不认识她,不必在意,也不会恨她,因为她不配。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