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麦浪网!

在农村里,你见过低调的人有多低调?

2021-10-18 来源:网络/长跑达人袁老师

就在前天,我见到一个非常低调的人。

那天是农历八月十五,按照惯例,中午在父母家吃团圆饭,晚上到岳父家吃。这是结婚后的约定,爱人姐妹三人,八月十五和春节轮流到岳父家去吃饭,陪二老过节。

爱人和孩子早早过去了,我因为加班,去得晚了一些。下班后,把车放到家里,溜达着向岳父家走去。

出了小区,看见前面有辆收废品的车,装了不少纸壳,缓慢地向前走,这是个小上坡,拉这么多肯定很吃力。




我赶紧跑了几步,在后面帮着推了起来,大概推了两百多米,路面平缓了,我快走了几步,越过纸壳,才看清了收废品人的相貌。




是一位大叔,60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身形比较消瘦,头发花白,衣着朴素。常年在室外劳作的缘故,肤色有些黝黑,但精神看起来很好。我跟大叔打了声招呼,聊了一会儿,原来大叔是刚好趁过节,人们走亲访友用的礼品纸箱多,便出来收了一波,挺好,收获不错。现在正在往家走,老伴催着他回去吃饭,说一家老小都等着呢。




聊了一会,我告别大叔,向岳父家走去,但没想到大叔也是跟我一路走,我又和大叔聊了起来,不聊不知道,一聊才发现,大叔真是太低调了。

原来大叔家和我岳父小区紧挨着,他们是城中村,因为有些村民不同意,至今村里也没有进行棚户区改造,村民们还都住在平房里,大叔家三块平房,村中间一块自己住,有两块平房紧挨着,在县实验中学的附近,临街。

十几年前大叔就把院子罩上顶棚,改造成了6间门头房,每间60多平米,对外出租,之前的租金大叔没说,只说现在每间租金每年二万五。



说心里话,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大叔在吹牛,不相信他说的,但大叔说的头头是道,言之凿凿,说这几间房现在都是干啥干啥的,让我去尽管打听,不由我不相信。

我粗略一算,每年租金就有15万元,这样的人还要出来收废品?

大叔面对我的质疑很坦然,对我解释道,他本来就是个农民,种地的,八十年代后城关镇改成街道办,他们村改成居委会,村里的集体土地租的租卖的卖,村民们都没有地种了,靠每年村里发的福利养家。

后来县里又在他们村建起了实验中学,村民们靠山吃山,有的村民把多余的房子出租,有的自己开起了学习用品商店,有的开起了小吃店,靠着学校增加了不少收入。



大叔是把自己沿街的房子改成门头房出租,每年的租金很丰厚。但他又是个闲不住的人,也不会乱花钱,农民勤劳俭朴的本质还在,没地种了也不知干啥好。后来听说收废品也挺赚钱,就干起了这一行,一干就是十多年。

之前只听说过广州、深圳的房东喜欢穿老头衫和拖鞋拎着一蛇皮袋去整栋楼整栋楼的收房租,没想到在我们小县城里也能见到类似的人,年收入至少是我两倍,却骑着三轮收废品,当时我是一阵凌乱:这让我说啥好呢?你一个每年纯收入至少15万的人来收废品……这也太低调了吧?!!

    猜你感兴趣: